邹城交通执法被定位跟踪八辆执法车被装上了

2019/11/12

邹城交通执法被定位跟踪 八辆执法车被装上了GPS

齐鲁晚报5月12日讯( 黄广华 庄子帆 通讯员 陈得印)邹城煤炭资源丰富, 辖区内有不少煤矿, 煤炭、 灰沙石等都通过公路运输, 在主要道路上经常能看到满载货物的大货车, 其中的超限超载车辆是邹城市交通运输监察大队的 “眼中钉” , 可对其查处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查处超限货车不仅要跟超限货车的司机 “躲猫猫” , 还要跟 “车虫子” 们斗智斗勇。 邹城市交通运输监察大队的赵大队有些无奈地告诉, 每次出门执法, 执法车刚开到路上, 后面好几拨 “车虫子” 就跟上来了, 常常有20多辆车尾随其后。

“没有办法, 我们开着执法车上路执法目标太明显, 很容易被他们发现。 ”赵大队说, 在小路上执法的时候, 一辆执法车甩开 “车虫子” 的跟踪, 到路的一端堵住超限货车的去路,另一辆执法车在路的另一端堵截, 但在车道多且宽的国省干道上, 这个方法却行不通了。

“这些车虫子的反侦察能力特别强, 我们使用的不少方法一开始还有效, 但多用两次,他们便掌握了规律。 ”赵大队说, 交通部门上路查处超限货车属于行政执法, 对 “车虫子”的行为却无法进行有效的执法, 而且取证非常困难, 除非发生殴打执法人员、 制造车祸等正面交锋时, 才向公安、 交警部门报警。

据了解, 跟踪执法车的这些 “车虫子” , 一部分是货车老板, 另一部分是专门为货车司机提供情报, 从中获取利益的人员。 “国家对超限超载车辆的处罚比较严厉, 被查处的车辆,按照超限比例进行处罚, 少则几百元, 多则上万元, 所以这些‘车虫子’ 才想办法千方百计地阻挠执法。 ”赵大队说。

维修执法车发现定位器

4月8日晚上, 执法人员与往常一样准备外出执法巡查,在出发前对车进行检查, 发现其中一辆执法车的轮胎坏了,便开到修理厂维修

邹城交通执法被定位跟踪八辆执法车被装上了

。 在取下备胎准备更换时, 一名执法人员突然发现, 备胎上有一个黑色的物体。 “这个物体有巴掌大小, 背面有5个圆形的磁铁, 内置 内 存 卡 , 应 该 是 与 手 机 相连。 ”赵大队说, 经过研究, 大致推断出这是一个跟踪定位器。

在执法车辆上安装定位器是第一次发现, 这让邹城市交通监察大队的执法人员很震惊。 该大队共有8辆执法车, 第二天执法人员对另外7辆执法车都进行了检查。 检查发现, 果然每一辆车上都被安装了GPS定位器, 都安装在了执法车的底盘部位。 执法人员向公安部门报了警。 “感觉到那一阵有些不对劲, 发现跟踪我们执法车辆的车少了。 ”赵大队说, 直到发现了执法车上的定位器才恍然大悟。

邹城市公安局的办案民警介绍, 接到报案后通过技术手段锁定了嫌疑人, 并进行了定位。 4月28日晚, 嫌疑人马某在中心店镇永安路阻碍交通部门的执法, 公安机关现场将马某抓获。 办案民警介绍, 执法车辆固定放在交通局院内, 在交通局对面是小吃一条街, 经常有吃饭的市民借用交通局的厕所, 马某以借用厕所的名义, 潜入院内, 并找到经常在他跟踪范围内执法的3辆车, 然后将GPS定位器安装在了车后备胎下。 公安机关分析, 其他5辆执法车是另一拨 “车虫子” 作案。

“这是首次破获的在执法车辆上安装定位器的案子, 利用高科技的手段跟踪执法车辆, 而且马某曾有前科, 都是与交通部门发生的矛盾, 因妨碍执行公务、 殴打交通执法人员被拘留过。 ”办案民警说, 马某这样做的目的主要是跟踪执法车辆的行踪, 执法车辆在哪里检查都能清楚地掌握, 然后为超限超载运输车辆通风报信,引导这些货车逃避执法检查,他的行为严重干扰了正常执法。 因扰乱单位秩序, 马某被行政拘留10天。

执法人员回家了“车虫子” 还盯着

“车虫子” 尾随执法车已经司空见惯, 执法人员有时被打被骂, 执法车被撞, 几乎每一位执法人员都经历过。 2008年, 邹城市治超办的执法人员在城前牛庄村发现了一辆超限超载货车, 当执法人员小郑上前执法时, 运煤车驾驶员及随行人员下车后将车门锁死, 拒不出示任何证件手续, 并集体起哄, 辱骂执法人员。

在准备强制扣车检查时,驾驶员、 随行人员共6人拿着木棍对三名执法人员拳打脚踢、棍棒相加, 整个暴力抗法过程长达40余分钟, 三名被围攻的执法人员都不同程度受伤。 “像这种执法人员被打被骂的情况时有发生, 有的时候家人还被威胁。 ”赵大队说。

“车虫子” 对执法人员的跟踪可谓寸步不离。 不少超限货车为了躲避检查, 晚上通行, 所以执法人员常常夜间执法, 查完之后都凌晨3点了准备回家,但车虫子还没有放弃跟踪, 一直跟踪到住所, 直到看到执法人员都回家了, 还在楼下等一个多小时确定执法人员睡觉了不再出门才离开。

“去年一年光执法车被撞的情况就发生了5起, 今年以来撞车、 抢车、 打骂的情况已有4起。 ”赵大队说, 这些事件都移交给了公安部门处理, 如果不进行法律的震慑, 执法只会越来越难。